政策法規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法規 > 正文

                                                                          人民法院貫徹實施民法典典型案例

                                                                          時間:2023-04-18 14:32:34  來源:安陽經濟開發集團有限公司【 打印 】

                                                                          一、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與某鐵塔公司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民法典新增添附制度,明確規定添附物所有權歸屬的認定方式,以及因此造成當事人損害的賠償或補償規則,使我國有關產權保護的法律規則體系更加完備。本案中,審理法院依法認定添附物的所有權優先按合同約定確定歸屬,同時妥善解決因確定添附物歸屬造成當事人損害的賠償問題,有效維護了物的歸屬和利用關系,有利于保障誠信、公平的市場交易秩序。

                                                                          (二)基本案情

                                                                          2019年8月,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向某鐵塔公司租賃廠房及生產線,租賃期限為十年,同時約定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經某鐵塔公司同意可以對廠房、設備等進行擴建、改造,但其投資建設的一切固定設施、建筑物均歸某鐵塔公司所有。之后,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使用租賃廠房和生產線進行生產經營,并投入大量資金對廠房、生產線進行改造。2020年7月,某鐵塔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人民法院依法指定管理人接管某鐵塔公司。2020年9月,管理人通知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解除前述租賃合同。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訴至法院,請求確認其購買設備及改造車間費用、遣散工人費用、部分停產停業損失為某鐵塔公司的共益債務。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糾紛雖然發生在民法典施行前,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三條,本案可以適用民法典關于添附制度的新規定。租賃合同解除后,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對租賃標的物所作配套投入形成的添附物所有權依約歸某鐵塔公司所有。因某鐵塔公司進入破產程序而提前解除合同,添附物歸屬于某鐵塔公司導致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存在一定損失,依照民法典第三百二十二條“因一方當事人的過錯或者確定物的歸屬造成另一方當事人損害的,應當給予賠償或者補償”的規定精神,某鐵塔公司應對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由于某鐵塔公司對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所負賠償責任并非破產程序開始后為了全體債權人的共同利益而負擔的債務,不能認定為共益債務。故判決確認某金屬表面處理公司對某鐵塔公司享有普通債權334.3萬元。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三百二十二條  因加工、附合、混合而產生的物的歸屬,有約定的,按照約定;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依照法律規定;法律沒有規定的,按照充分發揮物的效用以及保護無過錯當事人的原則確定。因一方當事人的過錯或者確定物的歸屬造成另一方當事人損害的,應當給予賠償或者補償。

                                                                          二、蔡某勤訴姚某、楊某昊買賣合同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適用民法典債務加入規則的典型案例。民法典總結民商事審判經驗,回應民商事實踐發展需要,以立法形式對債務加入作出規定,賦予民事主體更加多元的選擇,對于貫徹自愿原則、保障債權安全、優化營商環境具有重要意義。本案中,審理法院結合具體案情,依法認定被告向原告作出的還款意思表示不屬于債務轉移,而是構成債務加入,是人民法院適用民法典新增制度規則的一次生動實踐。

                                                                          (二)基本案情

                                                                          2020年春節后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期間,蔡某勤與姚某協商訂購200支額溫槍,并支付77000元貨款,姚某收款后與楊某昊聯系訂購150支額溫槍,并付款42000元。后姚某、楊某昊均未能交付貨物,經蔡某勤催要,姚某退還蔡某勤15000元。楊某昊向蔡某勤出具承諾,表示其因被他人詐騙不能交付貨物,如2020年6月3日前不能退贓退賠,愿意直接退還蔡某勤42000元。后姚某、楊某昊均未退還貨款,蔡某勤遂提起訴訟,要求姚某對62000元及利息承擔還款責任,楊某昊對其中42000元及利息承擔連帶責任。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蔡某勤、楊某昊均未明示同意免除姚某的還款責任,雙方的訴訟主張也表明雙方均未同意免除姚某的還款責任,故本案不屬于債務轉移,姚某應對62000元貨款承擔還款責任。楊某昊自愿向蔡某勤作出承擔42000元債務的意思表示,其行為構成債務加入。民法典之前的法律對債務加入未作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三條,本案可以適用民法典關于債務加入的規定。故判決由姚某對62000元及利息承擔還款責任,楊某昊對其中42000元及利息承擔連帶責任。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五百五十二條 第三人與債務人約定加入債務并通知債權人,或者第三人向債權人表示愿意加入債務,債權人未在合理期限內明確拒絕的,債權人可以請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擔的債務范圍內和債務人承擔連帶債務。

                                                                          三、北京某旅游公司訴北京某村民委員會等合同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人民法院準確適用民法典關于合同權利義務關系終止和違約責任承擔等制度,依法妥善化解民事糾紛的典型案例。審理法院根據案件具體情況認定所涉案件事實不構成情勢變更,防止市場主體隨意以構成情勢變更為由逃避合同規定的義務,同時考慮到合同已經喪失繼續履行的現實可行性,依法終止合同權利義務關系。本案裁判有利于指引市場主體遵循誠信原則依法行使權利、履行義務,對于維護市場交易秩序、弘揚誠實守信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具有積極意義。

                                                                          (二)基本案情

                                                                          2019年2月26日,北京某村民委員會、北京某經濟合作社、北京某旅游公司就北京某村域范圍內旅游資源開發建設簽訂經營協議,經營面積595.88公頃,經營范圍內有河溝、山谷、民宅等旅游資源,經營期限50年。北京某旅游公司交納合作費用300萬元。2018年年中,區水務局開始進行城市藍線規劃工作,至2019年底形成正式稿,將涉案經營范圍內河溝兩側劃定為城市藍線。2019年11月左右,北京某旅游公司得知河溝兩側被劃定為城市藍線,于2020年5月11日通知要求解除相關協議,后北京某旅游公司撤場。區水務局提供的城市藍線圖顯示,城市藍線沿著河溝兩側劃定,大部分村民舊宅在城市藍線范圍外。區水務局陳述,城市藍線是根據標準不同以及河道防洪等級不同劃定的,開發建設必須保證不影響防洪,如果影響,需要對河道進行治理,治理驗收合格后則能正常開發建設。庭審中,北京某旅游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對經營范圍內區域進行旅游開發時,曾按照政策要求報請相關審批手續,也未提交證據證明因城市藍線的劃定相關政府部門向其出具禁止開展任何活動的通知。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本案中城市藍線的劃定不屬于情勢變更。城市藍線劃定不屬于無法預見的重大變化,不會導致一方當事人無法履約。經營協議確定的絕大部分經營區域并不在城市藍線范圍內,對于在城市藍線范圍內的經營區域,北京某旅游公司亦可在履行相應行政審批手續、符合政策文件具體要求的情況下繼續進行開發活動,城市藍線政策不必然導致其履約困難。北京某村民委員會、北京某經濟合作社并不存在違約行為,北京某旅游公司明確表示不再對經營范圍進行民宿及旅游資源開發,屬于違約一方,不享有合同的法定解除權。本案中,北京某旅游公司已撤場,且明確表示不再對經營范圍進行民宿及旅游資源開發,要求解除或終止合同,而北京某村民委員會不同意解除或終止合同,要求北京某旅游公司繼續履行合同。雙方簽訂的經營協議系具有合作性質的長期性合同,北京某旅游公司是否對民宿及旅游資源進行開發建設必將影響北京某村民委員會的后期收益,北京某旅游公司的開發建設既屬權利,也系義務,該不履行屬“不履行非金錢債務”情形,且該債務不適合強制履行。同時,長期性合作合同須以雙方自愿且相互信賴為前提,在涉案經營協議已喪失繼續履行的現實可行性情形下,如不允許雙方權利義務終止,既不利于充分發揮土地等資源的價值,又不利于雙方利益的平衡保護。因此,涉案經營協議履行已陷入僵局,故對于當事人依據民法典第五百八十條請求終止合同權利義務關系的主張,人民法院予以支持。本案中,旅游開發建設未實際開展,合同權利義務關系終止后,產生恢復原狀的法律后果,但合同權利義務關系終止不影響違約責任的承擔。綜合考慮北京某村民委員會前期費用支出、雙方合同權利義務約定、北京某旅游公司的違約情形、合同實際履行期間等因素,酌定北京某村民委員會、北京某經濟合作社退還北京某旅游公司部分合作費120萬元。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七條 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信原則,秉持誠實,恪守承諾。

                                                                          第五百三十三條  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礎條件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受不利影響的當事人可以與對方重新協商;在合理期限內協商不成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

                                                                          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應當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根據公平原則變更或者解除合同。

                                                                          第五百八十條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錢債務或者履行非金錢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對方可以請求履行,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法律上或者事實上不能履行;

                                                                          (二)債務的標的不適于強制履行或者履行費用過高;

                                                                          (三)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未請求履行。

                                                                          有前款規定的除外情形之一,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可以根據當事人的請求終止合同權利義務關系,但是不影響違約責任的承擔。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2021-2022?  安陽經濟開發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備案號:豫ICP備2021035349號-1 免責聲明
                                                                          亚洲AV无码吞精久久_亚洲不卡网AV在线_国产午夜理论线观看_中文字幕在线视频免费_亚洲欧美精品视频_国产高潮流白浆视频在线观看